进入化验室,“六毛”和“七毛”都很配合,医生用尿管顺利地接了尿。小狮子却大发脾气,怎么也不肯撒尿,医生只得直接送B超室,但见其张牙舞爪的样子,医生们也有些悚然,在饲养员的配合下,才勉强做完了B超。

 
  检验员朱蕾将“六毛”和“七毛”的尿液放在低速离心机上甩几分钟后,分离出尿沉渣。再对尿沉渣化验,结果发现,“六毛”和“七毛”都检测出了结晶体。朱蕾用显微镜拍了照片,结晶体放大100倍,看着像石头。她说:结晶体实际大小相当于圆珠笔点一下那么大。“六毛”的情况比“七毛”严重。
 
  化验单指标显示:“六毛”的结晶体是3个“十”,“七毛”的结晶物是两个“十”,“六毛”的葡萄糖、脱落上皮细胞指标也超标。
 
  “这表明‘六毛’和‘七毛’已呈现肾结石早期症状。”张旭院长说,“在它的尿沉渣里能找到结晶体了。很小,差不多是米粒的1/40。但以后会越来越大,直到没法随尿液排出。”
 
  不过,B超显示的部位,“六毛”和“七毛”以及非洲幼狮没有异样。“B超检查没有发现结石。如果动物的结石,B超已经能看出来,那就必须动手术了,这说明‘六毛’和‘七毛’的肾脏是好的。”张旭说。
 
  在检测时,野生动物世界工作人员还随身带着一袋绿色包装的三鹿U+奶粉给医生和记者看,奶粉的生产日期为2008年5月8日。
 
  动物世界拒绝追究三鹿
 
  张旭说,尿结石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发生于牛、羊、马、猪、犬和猫等动物的营养代谢病。他从“六毛”和“七毛”的尿液结晶物判断,认为应属于磷酸铵镁,其形成的原因较多,主要是钙、磷摄入比例不当,这种情况在猫、狗等动物尤其是狗的身上较多发现。
 
  张旭给“六毛”和“七毛”开了药方:化结石的狗粮一包,以及能改变尿液酸性度的药,要求3个月后复检。
 
  张旭说:“六毛”和“七毛”患早期结石症状是否与喝三鹿奶粉有关,目前还判断不出来。如果按我们的治疗,3个月后复检尿液中没有结晶物,那么可能与喝三鹿奶粉有关,如果还有结晶物或变得严重,就要考虑是其他原因。
 
  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李宁在接受新华网访谈时提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设定的三聚氰胺的人群每天耐受摄入量为0.63毫克/公斤体重,考虑婴幼儿比较敏感,故设定每天耐受摄入量为0.32毫克/公斤体重。例如一个7公斤重的婴儿,他每天摄入的三聚氰胺不能超过2.24毫克。
 
  而在国家质检总局公布的检查结果中,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含量最高达到2563毫克/公斤。假定“六毛”不走运,吃到了含量最高的这批“三鹿”,那么“六毛”每天摄入的三聚氰胺就是2563×0.05公斤(1两)=128.15毫克。
 
  红毛猩猩与人类的基因有96.4%相同,如果不受到外力伤害,它们可以自然地活到六七十岁,因此可推测它们和同龄儿童耐受性接近。所以从理论上说,假定“六毛”吃了含量最高的这批“三鹿”,确有结石可能。
 
  不过,在检查结果出来10多天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却不愿将“六毛”和“七毛”的情况与三鹿奶粉联系在一起。与“六毛”和“七毛”检查时召集媒体大造声势相反差的是,10月7日,当本报记者来到野生动物世界采访事态进展时,鞠立嘉显得十分低调:“现在有个误区,说‘六毛’和‘七毛’有结石一定是喝三鹿奶粉造成的。”
 
  鞠立嘉反问记者:“我跟三鹿集团联系干嘛?我们又没出太大的问题,有这个必要吗?如果检查出来的结果很严重,要动手术,这个不用我们联系,有人会跟他们联系的。再说,现在他们连人都解决不过来,还有精力解决动物吗?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
 
  律师:动物世界应该为猩猩维权
 
  尽管如此,野生动物世界还是在“六毛”和“七毛”检查的当天立刻就停掉了三鹿奶粉的供应。饲养员王四杰说,停了一段时间后,就改喝杭州产的“双峰”牌纯牛奶,每天各一袋,各250毫升。
 
  “主要是怕营养跟不上,而‘双峰’牛奶一直未检测出三聚氰胺。”动物世界的兽医刘建勋说。
 
  虽然10月7日正值王四杰轮休,但听说记者来采访,他赶到“六毛”和“七毛”居住的小屋前。“六毛”和“七毛”见到他,兴奋得跳上跳下,拽住他的衣袖要往外奔。自“六毛”和“七毛”出生以来,基本上与王四杰朝夕相伴。
 
  “这猩猩可珍贵呢!一只价值要10多万元。喂食很讲究,除了喝牛奶,每天还要吃两个苹果、两根香蕉、一只鸡蛋,还有甘蔗、饼干等。相比‘六毛’,‘七毛’的食量小一点。”王四杰拉着“六毛”和“七毛”的手,喝斥它们不要吵闹。“猩猩可聪明了,我说的话它都能听懂,一个成年猩猩的智商相当于两三岁的小孩。”见“六毛”努起了嘴,王四杰给他一个亲吻。
 
  兽医刘建勋说:“我认为‘六毛’和‘七毛’患结石与喝三鹿奶粉可能有关系,但我们发现后及时采取措施,检查肾脏没有问题。”
 
  动物世界已对剩余的三鹿奶粉作出处理。鞠立嘉说,两只幼猩吃的三鹿奶粉最近一次是9月初从富阳的大润发超市购买的。
 
  “三鹿奶粉出事后,我们退了5包,他们只退了钱,没给凭证。”鞠立嘉笑着说,还剩下的3包半三鹿奶粉找不到了,不过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有什么用了。
 
  但在浙江五联律师事务所一级律师童松青看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可以为小猩猩维权。他认为,既然有科学证据证明三鹿奶粉与形成婴儿肾结石有因果关系,那么可以推定两只猩猩患结石与三鹿奶粉有因果关系。我国产品质量法规定有过错推定原则,某一种产品如果有瑕疵或质量问题,而这种瑕疵或质量问题可造成某种疾病,在法律上可推定它们之间有因果关系。除非生产者能够提供证据证明这种产品与其损害后果没有因果关系的,可免除责任。因此,在导致后果的情况下,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完全可以向三鹿集团索赔。
 
  目前至少有数百家媒体及网站对此作了报道和转裁。网友评论不一,有指野生动物世界借机炒作的,更多的是强烈谴责“三鹿”。
 
  有网友指责三鹿毒奶粉事件竟然波及到动物园的动物身上,不仅害人,连动物也害了,让人心寒。一名网友说,猩猩生理结构与人类近似,如果吃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得肾结石不足为怪,人类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如何保护动物?
 
  来自亚洲某国的“六毛”和“七毛”,同非洲狮子一样都被列入国际濒危物种。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几百种珍禽异兽和我国一、二级保护动物近万只。它们在远离城市喧哗的青山绿水间,在野生状态下自然生活。然而,它们却没想到人类的恶行依然会侵扰它们的生存。